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 正文 第35章 精神病院自杀诡事(四)
    ,

    夜游虽然不愿意和特事局的人接触,但她也很好奇外面的事,于是就藏身于城隍书中,通过这里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你有什么办法?”李鱼走到一边低声问道。

    “我刚才感应了一下,死者的魂魄已经不见了,按说他才刚死,魂魄应该不会离体太远,所以肯定是被人拘走了,趁着他身上的生气还没有散尽,我可以用寻灵的法术,借他身上的生气寻找他魂魄的位置。”夜游解释道。

    寻灵是城隍书中记载的法术,人死后的鬼魂本就归城隍管辖,所以城隍书中也有许多针对灵魂的法术。

    “原来如此,如果能找到他的魂魄在哪,说不定就可以找到真凶了!”李鱼当即兴奋的道。

    “你把城隍书拿出来,我在书中施法,这样别人也看不出问题。”夜游再次道,显然她还是不想和姜宁这些特事局的人见面。

    李鱼立刻点头,快步来到尸体前对姜宁道:“我有办法!”

    李鱼说着拿出城隍书,藏身于其中的夜游也立刻施展法术。

    李鱼只感觉书中发出一种不可见的波动,笼罩在刚死的尸体上,只见尸体上飘出点点青光,这些正是死者正在消散的生气。

    这些生气被法术收集起来,随即在法术的作用下,飘飘荡荡的飞了出去。

    “快跟上,它能带我们找到死者的魂魄!”李鱼兴奋的对姜宁道。

    姜宁闻言精神一震,立刻与李鱼跟上那团生气。

    让李鱼和姜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团生气竟然径直飞回了十八号楼里,并且一直飞到了五楼。

    李鱼和姜宁也更加惊讶,这时楼道里也没什么人,病人都在病房里,姚主任等人则带着三个昏迷的病人去检查了,只有护士站还有两个护士守着。

    那团生气在飘荡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消耗,眼看着越来越小,李鱼也有些担心。

    最后李鱼他们两人穿过楼道,来到五楼的最西侧,然后钻进了一个房间中。

    李鱼上前把门推开,只见那团只剩下绿豆大的生气落到一张办公桌上,随后钻进了下面的抽屉里。

    李鱼快步上前拉开抽屉,只见里面摆放着一些文件之类的杂物,而在抽屉的一角,则放着一个有点旧的小盒子,那点生气在落在盒子上后也消失不见。

    “在这个盒子里?”李鱼惊讶的看了姜宁一眼,对方也同样十分惊讶。

    随后李鱼伸手拿起盒子,犹豫了一下这才轻轻打开。

    只见盒子里放着一枚精致精致的戒指,上面镶嵌着几点碎钻,虽然不怎么贵重,却也十分漂亮,而且戒指的表面已经有些陈旧,看起来似乎有些年头了。

    姜宁看了看李鱼手中的戒指,又扭头看到桌子上一个男人年轻时的照片,这让她不禁低声道:“竟然是他!”

    …………

    王院长急匆匆的来到五楼,想要找姚主任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对策,毕竟今天又死了一个,而且死的病人他还认识,据说家里挺有钱的,这样的人要是闹起来,他们医院也承担不起。

    不过王院长来到五楼,却没见到姚主任,问了一下护士才知道,姚主任带着三个昏迷的病人上六楼做检查了。

    于是王院长又匆匆来到六楼,果然见到了姚主任和几个医生正在商量着什么,他上前一把抓住对方道:“老姚你怎么还有心思给人看病,快跟我回去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姚主任听到王院长的话也一脸无奈,医院又死了人,虽然是鬼神作祟,但也必须有人负责,而他就是最直接的负责人。

    所以姚主任也没说什么,吩咐几个医院继续关注病人的情况,自己跟着王院长就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楼道里传出一个声音道:“姚主任请留步!”

    姚主任和王院长扭头,看到李鱼和姜宁从楼道一侧走过来,神情都有些严肃。

    “姜小姐您还有什么事情吗?”姚主任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没等姜宁回答,旁边的王院长就苦着脸上前道:“姜小姐,这次又死了人,上头肯定又会给我们很大的压力,到时还请您帮我们说几句公道话啊!”

    “王院长不用担心,虽然今天死了人,但案子却已经破了,我们也找到了杀人的杀手!”姜宁却是再次道,说话时也盯着一脸镇静的姚主任。

    “真的?凶手在哪?”王院长惊喜的大叫一声,只要能抓住凶手,那他身上的责任就小多了。

    李鱼和姜宁并没有回答王院长,而是再次看向姚主任道:“姚主任,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吧!”

    王院长人老成精,这时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当下错愕的看向姚主任。

    只见姚主任也微微一笑,推了一下眼镜道:“去我办公室吧,那里比较清静。”

    李鱼和姜宁点头,然后一左一右的带着姚主任下楼,留下一脸愕然的王院长站在楼道中一动不动。

    下楼的时候,李鱼和姜宁也都全神戒备,虽然姚主任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但普通人可没有能力让多人接连自杀,而且还能豢养凶魂。

    不过姚主任一路上却表现的十分冷静,到了五楼路过护卫站时,他还和两个护士打了个招呼,丝毫没有被抓的觉悟。

    很快三人来到办公室,姚主任也一眼看到自己的抽屉被拉开了,里面少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这让他也叹了口气,随后坐下来道:“你们都知道了?”

    姜宁这时把找到的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戒指问道:“说吧,这个戒指哪来的?”

    姚主任看着盒子中的戒指,目光中也露出思念的神色道:“这是我的结婚戒指。”

    “结婚戒指?”姜宁听到这里一愣,随即就恼火的道,“骗人,我听医院的护士说了,你到现在还是单身,根本没有结婚!”

    面对姜宁的质问,姚主任却依然平静的一笑道:“从法律上来说,我的确还是单身,但在十年前,我就已经向一个女孩求婚成功,虽然最终没能为她举办一场婚礼,但在我的心中,她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为什么没举办婚礼?”李鱼皱着眉头插嘴道。

    “当时我们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商量着毕业后就成婚,可是就在毕业典礼的前一天,她死了!”姚主任说到最后时,平静的脸上也终于露出悲伤的表情。

    “怎么死的?”李鱼听到这里心中一紧,立刻追问道。

    姚主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抽出一支烟点上,然后吸了一口,青色的烟雾笼罩在他儒雅的面孔上,看起来有点不太真实。

    “那天我记得清楚,我们一起去看了电影,出来后我去给她买饮料,仅仅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再出来时,她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杀人的是个精神病,因为家里没有看管好跑了出来。”

    姚主任面色平静的讲述着自己身上的悲剧,眼神中却带着无尽的悲伤,随后他忽然看向李鱼和姜宁,问出一个沉重的问题道:“你们说,精神病杀人为什么不犯法?”

    李鱼默然不语,姜宁也被这种沉重的气氛感染,最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姚主任叹了口气,“我本来是学临床的,后来转考了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的硕士、博士,毕业后也进入一线工作,就是为了解答心中的这个疑问,为什么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姚主任说以这里也变得有些激动,于是他抽了口烟继续道:“我是个医生,当然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说服自己,比如精神病人发病时,完全失去了辨别能力,所以他们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事实上我最初也成功的让自己相信了这个解释。”

    “那你又为什么忽然开始对那些杀人精神病人痛下杀手?”姜宁再次质问道。

    “精神病人?”只见姚主任嗤笑一声,“看来你们也不是什么都知道,死的那五个人,你们真的以为他们都是精神病?”

    “你什么意思?”李鱼听到这里寒毛都要立起来了。

    “呵呵,最先死的那个崔之安,今年才十七岁,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在学校霸凌同学,导致一个被霸凌的学生惨死,可他家里给他搞了一张精神病鉴定书,却让他逍遥法外,只需要在我们这里接受一段时间的强制医疗,就可以回家继续做他的富家公子。”

    姚主任说到这里忽然探出身子,两眼直盯着李鱼和姜宁问道:“你们觉得,这样的人该杀吗?”

    “那后面的几个呢,他们也都是假的精神病吗?”姜宁绷着一张小脸追问道。

    “有的是,有的不是,你们自己去查吧!”姚主任说到这进而似乎有些累了,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语气疲倦的继续道,“后来有人告诉我,无论是不是精神病人,他们都该死!”

    “这个人是谁?”姜宁立刻追问道。

    姚主任只是个普通人,他不可能忽然掌握了离奇的杀人方法,甚至让凶魂寄居他的戒指之中,所以这背后肯定还是有异类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