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血夜
    ,

    被称为祝大人的中年男子此刻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说道:“这可是太安城!”

    林墨阳闻言不禁大笑,随后杀气腾腾的看着这位大奉刑部侍郎。

    “祝大人也知道,这里是太安城啊…”

    一道金光自林墨阳的手中迸发而出,下一秒化作金鞭的金光便是取回了一颗人头。

    林墨阳看着面前无力瘫倒在椅背上的无头尸体,心中已然没有了任何波澜。

    当林墨阳刚刚踏出此地,准备继续前往下一处府邸的时候,一名黑衣官吏突然出现在了林墨阳的不远处。

    此人眼中充满警惕之色,看着眼前那人,饶是他出身于清吏司,平日里也是对一些场景司空见惯。

    但此刻,他在面对这名年轻人的时候还是充满了压力,他对这位年轻人的手段也是感到心惊。

    这已经是第五家府邸了,这也意味着已然有五名朝廷大员死在了这年轻人的手中。

    “钦天监那里已经有了反应,天地祭坛那里也有高人察觉到了异样,你可以走了。”

    林墨阳沉默不语,他虽然不知道清吏司在这次事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但起码在今夜,清吏司的确替他省了不少功夫,一些平日里潜伏在协务办附近的暗哨都是被拔除了。

    当听到钦天监与天地祭坛都有了动作之后,林墨阳也是叹了口气,自己的动作已经足够快了,但还是没能将名单上的人尽数杀绝。

    林墨阳也不多废话,下一刻便是在原地留下了一道道残影,向着附近的城墙冲去。

    而那黑衣官吏也是匆匆的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

    清吏司中,秦罗臣笑着听着一位接一位的清吏司暗探通报林墨阳的动向,这年轻人还是动手了。

    就是可惜动作慢了点,只宰了五个,不然若是能再多半个时辰的功夫,怕是可以将那群人杀个七七八八了。

    此时,那位身穿紫色圆领袍衫的内官吕印来到了清吏司。

    他在见到秦罗臣的第一时间便是面色不善地呵斥道:“秦罗臣!你疯了吗?!”

    秦罗臣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不知吕公公这是何意?”

    吕印脸色铁青,冷声说道:“是谁让你擅作主张的?居然将那几位府邸的探子尽数拔除了?”

    秦罗臣一脸的不解,随即慢悠悠地开口道:“什么探子啊?哦,想起来了,方才我清吏司在鱼龙街附近发现了为数极多的谍报人员,为了以防万一,我也是都将他们请回了清吏司喝茶。”

    吕印深吸了一口气,扔下了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清吏司。

    “圣人震怒,令你配合钦天监便宜行事。”

    吕印走后,秦罗臣则是慢悠悠的躺回到了那张竹椅上,他眯着眼睛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片刻之后,秦罗臣拍了拍手,几位身穿黑色官服,腰间悬挂玄铁锁链的清吏司官吏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秦罗臣揉了揉自己肥胖的脸颊,淡淡地说道:“探明那林墨阳的去向跟位置,不要与其交手,都交给钦天监的仙师们就好。”

    几人点了点头便是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而秦罗臣则是躺在竹椅上悠然自得的晃着,圣人震怒?别闹了,圣人狂喜还差不多。

    至于便宜行事?

    还不是让自己放那小子离开京城。

    不过,这林墨阳可真的是给自己了不少惊喜,让这如一潭死水的太安城变得如此精彩。

    若是日后这林墨阳能活下来,自己说什么也得抱着他的大腿由衷的说一声感谢。

    不过没一会他便是懊悔的拍了拍大腿。

    “早知道把那老不死的地址透露给这林墨阳了,这老王八犊子还他娘的告了我的御状?!”

    …

    林墨阳身法矫健的游走在太安城中,没过多久便是甩掉了附近的暗探。

    很快,林墨阳便是来到了城墙下,他轻车熟路的翻越了城墙,很快便是向着太安城南远去。

    随着林墨阳身体强度的增强,如今他的身法也是快了许多。

    相比于一些金丹真人所驾驭的神虹怕是都不逞多让了。

    这也是林墨阳选择动手的底气之一,只要不是元婴境真君前来寻他,他便有信心在钦天监的追击下活下去。

    不过自己在这种状态下,真气的消耗极大,就算是《大日阳极真经》带有了《九阳神功》的特性,他的体内真气恢复速度极快,但仍然是入不敷出。

    在林墨阳的估算下,自己这种状态大概可以维持一个时辰。

    但就算是一个时辰的时间,自己怕是也可以远去近千里地。

    想到那些修道之人的神异手段,林墨阳也是不敢大意,只见其体内气血翻滚,整个人顿时向着南方疾驰。

    就在林墨阳离开太安城之后,城中也是已然大乱。

    无数御林军上了宫墙,城卫军也是在城墙之上戒严。

    顺天府的衙役也是穿梭在了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中。

    天地祭坛的收徒仪式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已然有着不少修道仙师如流星般划过长空,向着太安城四周四散开来。

    一名面无表情的苍老女冠此刻也是化作神虹,向着太安城的南面冲去。

    这老妪的手中有着一个白色的纸片小人散发着阵阵幽光漂浮在其掌心。

    她此刻面带冷笑,虽然不知那泥腿子前几日为什么没有在自己的散魂术下丧命,但他不会以为自己真的能活着离开太安城吧?

    不过,这老妪也是活了二百余载,自然也是无比谨慎,她详细的看过那泥腿子与肖楼对战的细节,也是问过凌山一些关于林墨阳的情况。

    那泥腿子一身武道修为确实不俗,若是一般灵台修士面对这小子的确不是一合之敌。

    但其凭借的还是手中那柄锐利的宝剑,以及那身可以抵挡金丹境道法神通轰杀的宝甲。

    而根据卷宗中的讲述,那宝甲已然被肖楼的金梅宝瓶印所击碎。

    也就是说如今的林墨阳就只是个肉体凡胎。

    虽然有着不俗的真气,但肖楼那等小宗门来的修士,其手段可不是能跟她相提并论的。

    不过毕竟不知道那泥腿子到底是靠什么东西抵消了散魂术,所以她也是取来了一件钦天监中的重宝。

    虽然凭她的资历根本没有资格动用,但还是有人默许了此事,让她取走这重宝去杀了那泥腿子。

    看着手中的纸人,老妪皱了皱眉头,那小子的速度为何如此之快?

    难不成有人带他逃遁?

    想到这里,老妪眼神一闪,下一刻,其化作的神虹神光大作,迅速向着林墨阳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