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祖龙秘境
    ,

    岭南深处,一头脑袋硕大的麝牛正驮着一位腰间悬剑的黑衣青年快速的在山林中移动。

    很快的,林墨阳便也是来到了那血色漩涡的近前。

    在看到了在空中缓缓转动的血色漩涡之后,林墨阳也是惊叹不已。

    麝牛则是一头雾水,先前那几位熟悉的存在仿佛都从此地消失了一般。

    难不成都是进入了那血色漩涡之中?

    看着那血色漩涡,麝牛也是打定主意,这玩意看着就危险, 等会儿这小子要是想进去那就自己进去,牛爷爷我可不伺候!

    林墨阳拍了拍牛头说道:“傻牛,你知道这漩涡里是什么吗?”

    麝牛摇了摇头。

    俺知道个屁?想知道你怎么不进去看看?

    天天问问问,牛爷爷也不是万事通好吗!

    林墨阳也是竭力向着漩涡内部看去,但却是什么都看不真切。

    他现在也摸不准要不要进入这处漩涡,毕竟系统模拟中也没说自己是如何得到蛟龙血的。

    是打杀了一头蛟龙?还是偶然所得?

    这些他都无从得知。

    而这时, 他的怀中突然有一阵滚烫的热意传来,林墨阳一愣,随后取出了那枚他放在怀中的青龙玉印。

    此刻这枚玉印绽放出了阵阵光辉, 林墨阳将其放在手中,也是感受到了那一股股热意犹如热浪一般从中传出。

    林墨阳突然脸色一变,急忙握紧了手中的玉印,方才那一瞬间,这青龙玉印居然是想要脱手离去,冲入那血色漩涡之中。

    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怕是这玉印方才已然破入了那漩涡之内。

    林墨阳好奇地看着手中的玉印,玉印与这血色漩涡有何联系他不清楚,但这血色漩涡之中,明显是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玉印。

    林墨阳又是拍了拍麝牛的脑袋问道:“傻牛,那蛟龙在这里面吗?”

    麝牛犹豫了一下, 它也是摸不准,不过那漩涡内的确有那老蛟的气味。

    一想到背上这杀千刀的一心想要找那蛟龙,它的心头也是心生一计。

    管他呢!

    牛爷爷我就说有!你进就完了!

    麝牛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 仿佛在对林墨阳说:“你放心进去就行!牛不骗人!”

    林墨阳点了点头, 在就好办了, 只见林墨阳从麝牛背上一跃而起, 瞬间便是没入了那处血色漩涡之中。

    麝牛则是一脸得意, 小样儿,跟你牛爷爷斗呢?你还不是那个!

    突然,麝牛脸色一僵,它好像忘了点什么…

    自己好像没让那小子帮自己解掉那股停留在自己体内的诡异气息。

    它一脸焦急,四只蹄子不禁在地上不安的踏了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

    这小子要是出不来,牛爷爷我岂不是完犊子了?!

    进去找这小子?

    吗的,就怕一进去我就被吞了啊…

    这时,半空中的漩涡突然一震,一股异香从中飘出,麝牛抽了抽鼻子,随厚便是一脸的沉醉。

    片刻之后,麝牛的眼神闪烁不定,它看着那处漩涡也是无比兴奋。

    好家伙!真香啊!

    不行!牛爷爷我得进去看看是什么东西!

    麝牛心底一横,方才那股香气竟然是让他的体魄都强了那么一丝,若是把散发香气的东西吞了,那它怕是都能化形为人,也做一回大爷了。

    所以它也是决定跟着进去,但是…

    过了许久,麝牛绝望的看着半空中的漩涡, 它…

    跳不进去…

    就在麝牛准备离开此地的时候, 突然一阵强风吹来,麝牛一脸懵逼,刹那间便是将其卷入了漩涡之中。

    场间再次恢复了宁静,血色漩涡缓缓而动。

    岭南群山的深处,一棵无比巨大,仿若参天的古树之上,那金翅大鹏正站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看着远处的血色漩涡。

    他不解地问道:“圣尊,那个人族…”

    他的附近没有其它生灵,只有那一棵参天的古树,而此刻,一道沉稳且威严的声音从树干中传出:“恩…不是修士。”

    金翅大鹏鸟眼神疑惑不已,他不明白一个凡人是如何驯服那头麝牛的。

    树干中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这人…有一些古怪,给了我一种很熟悉的气息,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金翅大鹏鸟听后更是心中震惊不已,要知道这位存在,存活于世的岁月无比漫长。

    甚至可以说,这位便是这片天地最为年长的生灵之一了,能在他漫长的岁月中留下记忆的事物,必然是非常特殊。

    可那人不就是一个凡夫俗子吗?

    这说不通啊…

    树干中再也没有声音传出,好似陷入了沉思之中,而那金翅大鹏鸟也是对漩涡内的情况好奇了起来。

    方才正是他将麝牛送入了秘境之内,他瞧出那麝牛的不凡,也是知道若是进入秘境之内有所收获的话,这麝牛日后的成就必然不会太低。

    岭南可称之为尊者的异兽还是太少了啊…

    想到这里,金翅大鹏鸟也是叹息一声,在向一旁的古树低头行礼过后,便是振翅而飞,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在金翅大鹏鸟离去之后,这里再度陷入了一片永恒的寂静之中,仿佛亘古不变。

    而此时,林墨阳已然是来到了秘境之内,此刻的他身处在一片巨大的湖泊边上。

    微波荡漾的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银光,清澈的湖面犹如一片明镜,倒映着蓝天白云。

    湖泊四周皆是连绵不绝的山脉,一座接一座的巨大山头耸立在湖泊周围。

    林墨阳的心中疑惑不已,难道他此刻还是身处岭南不成?还是已经来到了别的地方?

    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整片山脉无比的寂静,而这丝寂静之中仿佛没有一丁点的生气。

    此时,林墨阳的掌心再次传来了一阵阵热浪,他再次看了看手中的青龙玉印。

    现在玉印所传出的温度相较于之前也是变高了不少,林墨阳皱了皱眉头,这玉印好像是在转动。

    林墨阳小心翼翼的松了一下手心的力道,随即便是死死地盯着玉印。

    若是玉印有任何想要飞走的意思,那他便会迅速将其握紧。

    在林墨阳的注视之下,只见青龙玉印缓缓地转动,直到玉印之上的龙头对准了一个方位之后,才缓缓停止。

    此刻,青龙玉印迸发出一道青色光芒,林墨阳眯了眯眼,认清了方向之后便是大步向着那边走去。

    …

    太安城,钦天监内。

    一处宏伟的大殿之内,供奉有三尊泥塑雕像,五名身穿道袍的道人此刻正在大殿之内的蒲团上打坐。

    “岭南那边有必要取回那部真经吗?万一激怒了那位,恐怕也是不好收场啊。”

    “真经事小,探明岭南群山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

    “哼,若不是那金灵丢了玉印,那秘境里的东西岂不是我等的囊中之物?”

    静仪道君听闻此言也是睁开了双眼,看向了方才讲话的一位长有酒糟鼻的邋遢道人。

    这道人身穿破旧道袍,腰间别有一枚酒葫芦,以一种极为不雅的姿势躺在了蒲团之上。

    静仪道君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三清殿上,怎能如此失仪?”

    那酒糟鼻道人像是来劲了一般,扯了扯嘴说道:“你管我啊?我记得取走玉印的是你师妹吧?”

    静仪道君静静地说道:“是有如何?”

    酒糟鼻道人冷笑一声说道:“要我说,直接打杀了以儆效尤,免得某些人天天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静仪道君眉头一挑,眼中已然有了怒意,她出声呵道:“放肆!”

    没成想那酒糟鼻道人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赶忙拍着自己的胸膛,连连说道:“嘶,好家伙,吓死贫道了,不愧是道教道君,当真恐怖如斯!”

    静仪道君眼神冰冷的看向酒糟鼻道人,眼中酝酿着雷霆之怒,两人剑拔弩张之际,一旁的一位中年道人笑呵呵的说道:“两位道友,都消消火气,毕竟是在三清殿中,不可坏了规矩。”

    酒糟鼻道人呵呵一笑说道:“贫道不与你计较。”

    说完便是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喝了口酒,打了个酒嗝之后便是侧躺在地,开始闭目养神。

    静仪道君则是直接闭上了双眼,不再去看眼前那烦心的邋遢道人。

    那中年道人继续说道:“如今虽然天君未归,但岭南的事情不是小事,且当今圣人新政的实施速度极快,相信很快便会开始筹备那件事。”

    “所以还请各位道友各司其职,也不要再出什么不合时宜的差池。”

    说到这里,这名和蔼可亲的中年道人也是语气微寒的说道:“不然天君震怒事小,耽误了大事,想必就不需要贫道我多说后果了吧。”

    静仪道君双目紧闭,淡淡地说道:“善。”

    “善。”

    …

    林墨阳按照青龙玉印的指引,也是离开了那处湖泊,顺着一条山路一直按照玉印所指的方向前进。

    如今他的心中无比警惕,这里太过于诡异了,明明绿草如茵,古树参天,但却一丁点生气都没有。

    没有什么飞禽走兽也就罢了,就连那虫子都没见到过一只。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墨阳也是略显焦急,他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了,但还是没能抵达玉印所指示的地方。

    随着林墨阳踏出一片山林,只见眼前的视角变得极其宽阔。

    入目所见是湛蓝的天空,天空之下是一片极为广阔的平原地貌。

    平原的尽头有着一座雄山矗立,此山无比高大广阔,其山顶部分已然没入云雾之中。

    林墨阳眯着眼仔细看去,竟是发现那山体一侧是一个无比平滑的切面,犹如被什么利器一刀斩下了一般。

    一座无比巨大的青铜巨门镶嵌在了山体之上,青铜巨门之上刻有极其复杂的图案,但距离太远,林墨阳也是看不真切上面的图案。

    此时,林墨阳手中的青龙玉印也是温度骤升,仿佛极其渴望进入到那青铜巨门之内。

    而就在林墨阳准备赶往那青铜巨门查看情况的时候,异变骤生。

    只见一条长达数百丈的蛟龙突然自天空中的云雾冲出,径直地撞向了那青铜巨门。

    而诡异的是,这蛟龙竟然直接没入了那青铜巨门之中。

    紧随其后的是一头身形高大的白色巨猿以及一头血色猛虎。

    只见那猿猴手持一根神金棍棒,一头便是撞上了那青铜巨门。

    一阵巨响过后,无数山石滚落,那巨猿脸色难看的站在青铜巨门面前,他并没有跟那老蛟一样进去。

    气急败坏的他举起手中神金棒,便是朝着青铜巨门狠狠砸下。

    一旁的血色猛虎以及几尊随之而来的异兽都是站在一旁,看着那雪白老猿发了疯似的攻向那青铜巨门。

    林墨阳看着远处身形高大的雪白老猿不禁咽了咽口水,好家伙,这么生猛的吗?

    许是那巨猿犹不解气,竟然是闪至一处山边,一把便是抓起一块巨大的石块,朝着那青铜巨门扔了过去。

    但巨大的山石在触碰到青铜巨门之后,只是化作了一地碎石。

    青铜巨门不论经历方才神金棍棒的攻击,还是山石的轰击,都是纹丝不动。

    巨猿一块接一块的将巨大的山石扔向那青铜巨门,没过多久,一座小山头已然是没了大半的山石。

    青铜巨门下则是堆满了碎石块,雪白老猿也是回到了青铜巨门前,声如洪钟说道:“敖易,等爷爷我进去,我不把你脑壳敲烂了吸干你的脑髓我就是你养的!”

    咒骂了几声,雪白老猿也是转头看向了其它几尊异兽,他恨声说道:“愣着干嘛?赶快把这门破了,咱们也好进去。”

    这时候,其中一尊生有白色独角,周身漆黑的异兽开口说道:“这门有古怪,怕是有尊王级的禁制,强行破门怕是不妥。”

    雪白老猿眼露凶光道:“那就让敖易安心待在里面?那我们进来干什么?”

    独角异兽继续说道:“又不是没有别的办法进去,这么长的岁月过去,就算是曾经那位的祖地,也是有着一些薄弱之地,只要找到这种地方,我们合力之下,自然也是可以进去的。”

    “不过嘛…找点人探路也不是不行…”

    几尊异兽此刻都是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朴华众人,几人面色一变,朴华则是淡淡地说道:“不知尊者此言何意?”

    那血色猛虎残忍地笑道:“在这方天地下,你们这些道人此刻怕是都不好受吧?”

    “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挥出刚才那一剑呢?”

    朴华面色不变,只是眉头一挑道:“你大可来试试。”

    血色猛虎目光闪烁,朝着朴华众人便是咆哮一声,一道神光乍现,无尽的音波也是朝着朴华几人轰去。

    只见朴华真君背后长剑再度出鞘,剑光闪过,那长剑顿时变大数倍,直接挡住了那道宏大的神光,而那些音波也是随着剑身向着两侧分流。

    那血色巨虎见状也是目露忌惮,其它几尊尊者也是打量起了朴华真君,秘境中的天地对人族修士有着一定的压胜之力。

    没成想这名为朴华的人族修道者居然在此地还拥有这等战力。

    如此一来,几尊异兽也是暂时放弃了让这些人族修道者探路的心思。

    片刻之后,众人也都是离开了此地,四散开来找那禁制薄弱之地去了。

    林墨阳见状眯了眯眼,见所有人都离开此地之后,他便是纵身而下,身形矫健地冲向那青铜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