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天地为证
    老蛟呆呆傻傻地看着面前摸着头仿佛十分不好意思的林墨阳。

    你搁这不好意思呢?

    老蛟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寿元将近,耳朵也不好使了。

    此刻,老蛟的心中犹如被数万匹鲵马奔腾而过一般,他张了张嘴说道:“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林墨阳嘿嘿一笑,摸着头说道:“前辈,晚辈尚且还不是修道之人…”

    “不知道武夫你听说过没有?”

    老蛟只觉得如遭九天神雷轰顶,他瞪大了眼睛, 一时之间也是不知所措。

    待得老蛟回过神来,他看着面前的林墨阳失声喝道:“你不是修士?那你是怎么进入此地秘境的?!”

    此刻的老蛟觉得眼前的人族定然在与他开什么玩笑,凡人怎么可能走到这里?

    就算是持有青龙印,可以籍此规避掉秘境的大部分禁制,但整片秘境跟此处行宫都是无比庞大。

    秘境开启到现在,也没有过去多长的时间,这人族是如何赶到山谷的?

    而且一个凡人居然能在遇到黑化圣莲之后活命?

    这种事情, 打死龙都不信啊!!

    林墨阳则是弱弱地说道:“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跳进了岭南的那处血色漩涡…”

    “随后便是进入了一个青铜门…”

    老蛟呆呆地看着林墨阳, 饶是以他千年的阅历,此刻也是无言以对,现在他只想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补救。

    但老蛟思来想去,他好像已然没有别的办法了。

    把玉印交给外界的几尊异兽无异于羊入虎口,那几个狗日的不一口把小主吞了,我敖易便跟他们姓。

    至于其他的人族修士,如果没有黑莲的钳制,那些狡猾的人族绝对不会乖乖的带着玉印去东海。

    就算去了,那里的机缘恐怕也跟小主无缘了。

    此时的老蛟已然是那风中残烛,只能是在稍后的战斗中尝试极尽升华,为林墨阳争取一些离开岭南的时间。

    本想着只要拖延一二,此人只要带着小主跨入奉岭,到了那时候,就算是血煞灵虎他们,也不敢再行追击。

    毕竟若是他们敢随意踏出岭南,相信人族的一些大修士还是乐得出手的,毕竟那些人族修士自古以来便是喜欢抓一些异兽作为坐骑。

    彼时,自己的一身精血已然给了这个人族, 只会剩下一具残躯,而他也不准备留给血煞灵虎等兽。

    到时候他再一举触发整座行宫的禁制,便有机会拉几个垫背的跟自己共赴黄泉路,到时候黄泉路上倒也不是那么寂寞了。

    老蛟的如意算盘本来打的好好的,可没成想眼前的人族居然是个凡人?!

    老蛟须发怒张地说道:“你怎么不早说?!”

    林墨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开口说道:“你也没问啊…”

    老蛟顿时气极,他只觉得七窍生烟,老蛟颤巍巍地看着面前的林墨阳,恨不得一口将其吞下。

    但他想了想,就算此刻吞下眼前的人族,也不能抹平精血的亏损,况且还有那诡异的黑莲。

    若是就此吞下林墨阳,光那黑莲怕是都能把孱弱的自己整死。

    老蛟只觉得自己千年阅历跟智慧都遭到了惨绝人寰的羞辱。

    而此时,血煞灵虎等兽的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近,山洞中的禁制本就不多,有着幽冥兽的帮助,血煞灵虎一行进入山洞便更是如履平地了。

    老蛟见此,脸色顿时阴晴不定,事到如今,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小子, 就算是我在这里,也不能随意动用灵力,待会儿打起来,你就躲在紫金宝座后面,我找机会激活那道禁制,想办法送你出去!”

    “如果我实在没能把你送出去,你带着青龙印离开山谷,顺着来时的路走,到了大门那里有几根石柱,其中有一根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凹槽,将玉印放在那里你就可以离开秘境了。”

    “现在,动用你刚才隐匿气息的法子,麻溜的给老子滚蛋!”

    林墨阳连忙点头,随即动作娴熟的一路小跑到了紫金宝座的背后。

    听着越来越近的声响,林墨阳也是赶忙运转起了龟息大法,随后屏息凝神倾听着那边的动静。

    此时,血煞灵虎,幽冥兽,壟侄以及一头毛发雪白头生三目的白狼已然来到了穹顶之下。

    他们脸色贪婪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但当看清这穹顶之内只有那一个紫金宝座之后,几兽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

    血煞灵虎眯着眼,语气不善地说道:“敖易,化龙池在哪里?”

    老蛟并没有回答血煞灵虎,此刻他的身体缓缓挪动,随时准备搏命一击。

    幽冥兽,壟侄,白狼也都是脸色难看,幽冥兽漆黑的双目探查四周,但除了那紫金宝座之外,此地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壟侄冷声道:“敖易,把化龙池交给我们,我们便放你离开秘境。”

    敖易嗤笑一声,淡淡地说道:“你们无故入我龙族祖地,想要谋夺我族化龙池,现在让我离开?”

    白狼阴狠地说道:“莫要与他废话,先把他分食,随后慢慢找那化龙池,敖易一死,这秘境便都是我们的!”

    说是这么说,血煞灵虎几兽却是没一个愿意率先动手的,毕竟,虽然眼前的敖易已然是强弩之末。

    但其身上的伤痕不知为何却是好了大半,虽然老蛟的气息依旧衰弱。

    但几兽还是不愿意贸然动手,毕竟是在对方的祖地,保不齐就有什么无法预料的手段。

    几尊异兽都是活了近千年,眼睫毛都是空的,一个比一个精,自然都不想做那个出头鸟。

    场中的气氛逐渐凝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林墨阳躲在紫金宝座背后,也是知晓了这几尊异兽的意图。

    几兽都是为了那化龙池而来,好像那老蛟方才说了在东海有个什么池子。

    但林墨阳并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几兽什么时候动手。

    吗的,快打起来啊,你们不打我怎么开溜?!

    敖易的内心也是十分焦急,到了这一步,他的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把小主送出去。

    想到这里,敖易也是心底一横,突然发出了一阵吼声,其势如闪电,瞬间便是朝着那血煞灵虎冲去。

    他决定率先动手,而此地的异兽之中,这血煞灵虎与他可是有着不少恩怨,所以他也是最想把血煞灵虎留在此地。

    血煞灵虎眼露凶狠之色,虎啸一声便也迎了上去,一旁的幽冥兽,壟侄,白狼则都是乐得作壁上观,纷纷远离了两兽。

    一时之间,穹顶之下虎啸龙咆,老蛟缠绕住了血煞灵虎,张开大口便是朝着血煞灵虎的脖颈处咬去。

    而血煞灵虎则是迅速低头,接下来猛一抬头撞向老蛟的下颚,老蛟吃痛,缠绕在血煞灵虎的力道一松,后者便顺势冲了出来。

    冲出来的血煞灵虎则是回首一掏,一爪便打在老蛟的身躯之上。

    敖易目光焦急,眼神的余光扫向了看戏的几兽,若是不能混战,那他就算能够激活那道禁制,也会被他们所拦下。

    但若是同时交手,自己也摸不准能撑多久,毕竟一个血煞灵虎便让他焦头烂额,加上其余三位尊者,哪怕是他可以借用一些秘境禁制对敌,也不足以抹平这种差距。

    那白狼倒还好说,但那幽冥兽以及壟侄都不是善茬,就算自己巅峰时期都不敢说稳胜。

    见幽冥兽他们没有插手的意思,敖易眼神一狠,瞬间激发了一道禁制。

    一道神光突然打向了血煞灵虎,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在了穹顶之上,随即向着地面坠落。

    而敖易也是抓准时机,在神光乍现的瞬间,便是一头冲出了山洞,向着山谷外的宫殿群冲去。

    在老蛟冲向山洞外的瞬间,幽冥兽就察觉到了异样,但他还是慢了一步,并没有成功拦下老蛟。

    他恨恨的跺了几下蹄子,随后便是赶忙跟了上去,壟侄与白狼见状紧随其后,血煞灵虎在落地之后也是面色难看的追了上去。

    过了片刻,确定那几尊异兽没有折返之后,林墨阳也是小心翼翼地从紫金宝座后走了出来。

    深吸一口气后,林墨阳便无比谨慎的向着山洞外走去。

    而就在林墨阳正要离开此地的时候,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进入到了这里。

    林墨阳感到无比的意外,他没想到居然能在此地见到那头麝牛。

    而麝牛此时也是瞪大了牛眼,看到林墨阳之后,他先是打了个冷颤,随后便是深吸了一口气,竟是开口人言。

    “好小子,还活着呢?”

    林墨阳一愣,这牛什么时候会说话了?

    麝牛看着眼前的林墨阳,心中也是一动,这人只是个凡人,牛爷爷我此刻大获机缘,收拾一个武夫还不是手拿把掐?

    到时候先让这小子把那歹毒的冰碴子从自己体内祛除,再骑他几天当那坐骑,也解解牛爷爷我的心头之恨。

    想到这里,麝牛的两个鼻孔朝天,不可一世的说道:“小子,麻溜的把爷爷我体内的冰碴子解了,不然…哼哼!”

    此时的林墨阳悄无声息的解除了龟息大法,看着面前嚣张跋扈的麝牛也是扯了扯嘴角。

    也不知道这麝牛在此地获得了什么机缘,都能开口说话了,看样子这傻牛的皮也是得比前几天硬了不少,不然怎么敢跟自己这么说话。

    麝牛俩眼一瞪,正要发作,只见林墨阳瞬间闪至麝牛的背后,他一把抓住了麝牛的尾巴,用力一甩,直接将麝牛摔到了空中。

    紧接着,林墨阳纵身一跃,一脚踢出,直接是将麝牛踢向了穹顶。

    片刻后,林墨阳便是骑着麝牛走出了山洞,方才,麝牛竟是化作一道幽光,很快就踏出了山谷,这速度比起他也不遑多让了。

    而在他的盘问下,也是知道麝牛在进入秘境之后,便是发现身处一棵古树旁,树上生有一红色异果。

    见四下无人,麝牛便是一口将红果吞下,在吃下这枚异果后,麝牛的体魄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且能口吐人言,虽然还没有抵达异兽中的尊者境界,但按照麝牛所说,只要再修炼个几十载,他应该就可以化形。

    林墨阳好奇地问道:“傻牛,你是如何进入这里的?”

    麝牛闷声道:“吃完那果子之后,我便是寻到了一座巨大的青铜门,结果发现我居然可以直接踏入青铜门。”

    “进来之后,我便是随便晃悠,宫门之前有一片广场,一地的碎石,宫门也开了,我直接从宫门走进来了。”

    “之后便是察觉到这里,随后就跟了过来。”

    林墨阳听完也是眼神古怪地看了眼这傻牛,老蛟身为龙属,不会触发此地的禁制。

    自己持有青龙玉印,也可以规避这些禁制,但这傻牛一路走来,居然没有触发任何禁制,难不成这傻牛也是龙属?

    可林墨阳盯着麝牛看了半天,实在是看不出什么龙族的特征。

    麝牛则是被林墨阳盯着心底发毛,赶忙讪笑道:“小爷,咱接下来去哪儿啊?”

    林墨阳看了眼远处的宫殿群,以他的目力也是可以看到在远离他来时那条路的一处宫殿之上,老蛟正在与其他几尊异兽生死搏杀。

    想必老蛟已然决定要拼死为林墨阳争取一些离开秘境的时间了。

    林墨阳淡淡地说道:“顺着神道走,用你最快的速度。”

    麝牛鼻孔窜出了两道白气,高声说道:“好嘞爷!”

    说罢,麝牛的四足突然浮现了四朵白云,凭借着这四朵白云,麝牛居然是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幽光便是向着神道外冲去。

    坐在麝牛背上的林墨阳眼中也是异彩连连,此时这麝牛的速度甚至跟他全力施展身法的时候相差不多了。

    没过多久,一人一牛便是离开了神道,没入到了宫殿群之中。

    而当林墨阳跟麝牛踏出宫门,来到了宫门前的广场的时候,远处的行宫突然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辉,一股令林墨阳无比心惊的气息迸发而出。

    只见远方一处宫殿骤然爆碎,无尽神光弥漫,绽放出了一阵璀璨夺目的光辉,而这光辉之中,一头蛟龙双目绽放神光,冷漠地注视着身旁的几尊异兽。

    血煞灵虎等兽眼看不妙,便想抽身离去,但还没等行动,那老蛟突然携着无尽光辉将他们囊括了进去。

    在老蛟即将消散之际,他转头看了一眼宫门的方向,一道声音响彻在了林墨阳的脑海。

    “以吾血魂,构筑契约,天地为证,违者鬼神共弃。”

    林墨阳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便是感觉一股极其压抑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的左臂突然浮现了一个血色龙形纹印,林墨阳见此扯了扯嘴角。

    都搁这给我纹身呢?!

    有完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