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阴阳二气(第二更)
    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正文卷第一百零五章阴阳二气在《洗髓经》大成之后,林墨阳的五脏凝聚出了五道神光,随后便是环绕在了位于丹田穴的烈日大阳的四周。

    当时这五道神光便是有了相互交融的迹象,此刻随着林墨阳逐渐领悟太极剑意,那座太极圆盘在林墨阳的体内缓缓地转动,仿佛加快了这种融合的进程。

    环绕在烈日大阳周身的金光逐渐化作一道庚金之气,赤光则是化作一条火焰锁链,与庚金之气相交,诞生了一股毁灭的气息。

    木年轮形成的那道翠绿之光逐渐化作了一根长满青叶的枝条,在一道充满润意的蓝光缠绕上去之后,两者相加便迸发出了一股勃勃生机。

    最后,那道土黄色的神光则是引导着这四道神光,最终五道神光汇聚一处,位于丹田处的烈日大阳同时大放光明。

    一粒如米粒般大小的光点浮现在烈日大阳的顶端。

    下一刻,宛如天地开一线,五道神光汇聚而成的光点骤然开裂,一黑一白两道玄妙莫测的气息从中而出。

    黑白两道气息划分阴阳,缠绕在了位于丹田处的烈日大阳之上,除了依旧带来的生生不息之意,仿佛还有生死之气交替,阴阳二气让林墨阳感受到了更加神秘莫测且强大的气息。

    而随着阴阳二气的形成,林墨阳体内的足阳明胃经被阴阳二气迅速贯通,本就贯通了大半的穴位直通厉兑穴。

    足阳明胃经的左右两侧九十穴此刻耀耀生辉,宛如九十个光点。

    在贯通两侧厉兑穴之后,自厉兑穴起,一道接一道的阳极真气逐渐汇聚,最终化作了两道无比庞大的阳极真气瞬间抵达了两侧承泣穴。

    两股庞大的真气汇聚在左右两侧的承泣穴之内,此刻也是蓄势待发,就在林墨阳犹豫是否要趁此机会一举在那七寸黑莲处凝聚第三尊烈日大阳的时候。

    一旁的绿袍老者淡淡地说道:“小子,现在还不是时候,若是不解决这黑莲,你怕是会埋下不小的隐患。”

    林墨阳摸不清楚这绿袍老者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但就凭这老者的手段,就算对自己有什么恶意,他也只能见招拆招。

    所以他便选择听这绿袍老者所言,暂且不去凝聚这第三尊烈日大阳,转而专心感悟太极剑意。

    但太极剑意实在太过玄奥,就算林墨阳的剑心通明,领悟起来,进展也是不快。

    绿袍老者看了林墨阳片刻,便是自顾自的在议事堂中溜达了起来。

    看着议事堂中的桌椅板凳,绿袍老者也是有了一瞬间的失神,他有多长时间没有踏出岭南深处了?

    五百年?千年?

    想起来了,千年前他曾离开过一次岭南。

    记得当时他遇到了那位意气风发的年轻男子,那时一个极具感染力的人。

    那人来到岭南找到了他,两人坐而论道之后,都是收获颇丰,随后他便是被那年轻男子忽悠瘸了。

    他离开了数千上万年不曾离开的岭南,想到那位年轻男子与当年的数位同行之人,绿袍老者的脸上也是带了一丝笑意跟一丝缅怀之色。

    绿袍老者自记事起便是生长在岭南深处,诞生了神识之后便是日夜吞吐天地灵气,直到可以化形也未曾离开岭南。

    那时的九州还不像如今这样,那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万族辉煌的时代,万族之中的无数天骄层出不穷。

    无数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理念相互碰撞,堪称一个璀璨大世。

    那个时代,天地中有真龙显现,有真凰栖居于梧桐树上,还有许许多多已然近万年未曾出现的异兽漫步在九州之上。

    那便是万年前的天地,可惜万年以后,一切都已然是物是人非,那时的天空,也不似现在这样。

    想到这里,绿袍老者轻叹一声,随后便是幽幽地看向了广阔的天空。

    突然,绿袍老者转头看向了岭南深处,在那里,一头身高百丈的雪白老猿正在与一名浑身紫雷四散的道姑激战,看这迹象是向着奉岭那边打过去了。

    绿袍老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些修道者近些年来是愈发过分了。

    此时,静宁真君面无表情的看着愈发暴怒的袁厉,她的心中也是冷笑不已。

    只要那金翅大鹏鸟不对她动手,那一切就都好说了。

    只要将这老猿再激怒一些,将这老猿引出岭南,她已然联系好了数位钦天监道官,只要这老猿胆敢踏出岭南,届时奉岭内的修士出手,便可将这老猿羁押。

    带回钦天监后只要驯养个百年,想必便会成为钦天监的一尊强大的护道兽。

    一尊堪比元婴真君的护道兽,再加上找回了青龙玉印,并且那泥腿子也是死于岭南。

    她的所有目的便都可以达成,且将这老猿羁押,她所犯下的过错也都可以弥补,回到钦天监内便不会受到责罚。

    方才这老猿趁她不注意,一棍便是将留在那边为她掠阵的两名金丹真人打杀殆尽。

    如此一来,此次岭南之行,已然有三位钦天监金丹道官因为她而丧命了。

    再加上之前的金灵,四位金丹真人折损,若是依旧一无所获,怕是她师姐静仪道君都保不住她了。

    所以这老猿必须羁押回去,这份天大的功劳说不得还能换取一次破境的机会。

    静宁真君再次凝聚了一道紫雷,一道掌心雷朝着袁厉的心口轰去,一击过后,静宁真君便是迅速远遁。

    袁厉本想以伤换伤,以他的体魄,只要让那道姑负伤,便有机会杀了那道姑,但静宁真君早有准备,他也是扑了个空。

    如此一来,袁厉便是更加愤怒,他看向了一旁的一处山谷,闪身来到山谷,便抓取了一块巨大的山石,向着静宁真君轰然砸去。

    而这块山石之上还有着一座建筑,其中有着不少人族的身影。

    龚磊一脸呆滞,在空中,他也是看清了越来越近的静宁真君。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紫雷闪过,这块巨石瞬间便是被静宁真君劈了个粉碎。

    袁厉大声笑道:“这里面的难道不是人族吗?”

    静宁真君冷笑一声,淡淡地说道:“一群蝼蚁罢了,何况还是一些朝廷钦犯,随手打杀罢了。”

    说着说着,静宁真君便是继续施展雷法,不停的激怒袁厉。

    一人一猿渐渐地愈发接近了奉岭,此时的奉岭之内,数位道人已然隐匿其中,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几人也都是屏息凝神,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在接近了奉岭之后,静宁真君便是卖了个破绽,袁厉瞅准机会,一棍打出,瞬间便是洞穿了静宁真君的小腹。

    神金棍的冲击力,也是将静宁真君钉在了一处山崖之上。

    就在几位道人以为这老猿要再下狠手,取了静宁真君的性命的时候,老猿突然嗤笑一声。

    “就你们这点花花肠子,跟爷爷我斗?”

    说罢,袁厉便是伸出手来,远处的神金棍瞬间回到他的手中。

    而被其钉在山崖上的静宁真君,则是化作了一道道雷霆散落在山崖之上。

    下一刻,静宁真君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处山巅之上,她面色难看地看着袁厉,她小看这老猿了。

    同时她也是无比肉疼,方才她为了引诱这老猿上当,也是动用了一张无比珍贵的替身符箓,这种符箓几乎可以是一道替死符了,就算是她也没有几张。

    袁厉将手中神金棍扛在肩上,鄙夷地看了静宁真君一眼,随后便是转身准备离开此地。

    没成想,静宁真君突然厉声喝道:“还请诸位道友留下此僚!他手中有我钦天监法器,万不可放其离去!日后我静宁必有重谢!”

    说罢,静宁真君便是悍然祭出头顶紫金钟,携着无尽雷电向着袁厉镇压而去。

    但袁厉也是早有防备,回身一棍便是再次打飞了那紫金钟,满天神雷也是被其一棍打散,只有几道细小的神雷落在了他的身上。

    随着静宁真君的出手,隐匿在奉岭之中的几位道人也是有人紧随其后。

    一位面色苍白的青年道人悄然飘出,祭出了一面铜镜,只见镜面内一道道符文闪出,化作了一道道符文锁链,瞬间便是将袁厉锁在了原地。

    一座法阵也是随之瞬间形成,袁厉两眼一瞪,大声喝道:“尔敢坏了规矩?!”

    又是一位中年男子出现在了袁厉头顶,他眼神犹豫不定,但还是手捏道印,只见其双袖翻滚,两条火龙自其双袖而出,瞬间便是绞住了措手不及的老猿。

    数位钦天监金丹真人则是鱼贯而出,瞬间落在了袁厉的四周,皆是祭出自身金丹,化作一道道金光,组成了一座金色宝塔,压在了袁厉的头顶。

    袁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镇压,与此同时一道紫雷瞬间贯穿了其小腹,久久不散。

    只有一人未曾出手,朴华真君依旧站在奉岭内冷眼旁观,他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能来这里只是给其他几人面子,也是为了不让静宁真君死在此地。

    若是一位真君陨落,那便是大事了,在座的众人都会难辞其咎,更何况此人还是一位道君的师妹。

    袁厉此刻也是心底一慌,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出手。

    虽然岭南与大奉的规矩是两方互不侵犯,但毕竟岭南势弱,偶尔还是有修士深入岭南,但只要深入岭南,生死便不论了。

    可岭南一方的异兽们则是轻易不敢离开岭南,一方面因为双方的协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若是随意外出,那些修道之人便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出手。

    可他还没踏出奉岭,这些修道之人怎可如此胆大妄为。

    静宁真君冷笑一声,淡淡地说道:“终究是个畜生!”

    说罢,一道紫雷在其手中化作长鞭,霎那间便是抽向袁厉,在袁厉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其余几人见此也都是微微皱眉,但还是没有出声制止静宁真君。

    朴华真君见此暗叹一声,便转身离开此地,他还要将那经文送回太安城。

    静宁真君淡淡地说道:“把玉印交出来吧,不然别逼着我撕开你的灵台取宝。”

    袁厉呵呵一笑,狠狠啐了一口说道:“在你爷爷档里,来拿啊?!”

    静宁真君面无表情帝看着面前的老猿,随后便是挥舞起手中雷电长鞭不停的抽打着袁厉。

    那中年男子皱眉不已,见此还是出声劝道:“好了,静宁道友,将此兽带回钦天监即可,不必如此。”

    静宁真君眼光扫向那中南男子,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淡然笑道:“道友,这些畜生就是缺少管教,放心,我自有分寸。”

    中年男子见此眼中一怒,心中也是有了火气,虽然早就听闻这位真君仗着自家师姐,平日里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但今日一见他才知道所言不虚,他冷哼一声便是径直离开了此地。

    静宁真君并没有挽留,而那脸色苍白的青年道人则是笑道:“道友消消气,与这些畜生不值当。”

    静宁真君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不管此人,还请道友跟我一同把这畜生带回去,那神金棍便赠予道友了。”

    青年道人笑呵呵的说道:“好说好说!”

    说罢便是收起了神金棍,便要跟静宁真君一同将这老猿羁押回奉岭。

    突然天地仿佛凝固了一般,一道哼声宛如惊雷响彻在两人的心湖。

    “放肆!”

    只见那金翅大鹏鸟突然来到了此地,他化作人形,一头金发乱舞,一道金色利剑顿时斩断了捆绑在袁厉周身的符文锁链。

    金翅大鹏鸟眼露凶光看向了静宁真君,此刻他也是眼神暴怒,方才他还在炼化那五色神金山,突然圣尊让他来此,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这些人族真的是当他岭南是豆腐做的吗?

    如此肆无忌惮的羁押我岭南尊者?!

    下一刻金翅大鹏鸟化作一道金光来到了静宁真君的身后,他手持金色长剑,一剑便是划破了静宁真君头顶的紫金钟。

    满天神雷在这一剑之下纷纷消散,静宁真君情急之下再次使用了一道替死符箓,真身朝着奉岭冲去。

    那青年道人在见到金翅大鹏鸟的一瞬间便是当机立断,瞬间没入地底离开了此地。

    一击不成,金翅大鹏鸟双眸中神光大作,他一剑抛出,瞬间洞穿了静宁真君的后心。

    后者跌落到了奉岭之内,满脸血污的她恨恨地看了眼背后的金翅大鹏鸟,咬了咬牙再次向前飞去。

    看着已然回到奉岭的静宁真君,金翅大鹏鸟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眼地面不知所措的数名钦天监道官,张嘴便是将这几人的金丹吸入口中。

    随后他一把抓起袁厉,便是向着岭南深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