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玄大法师
    太安城,钦天监内。

    一位青衫道人此刻正坐在一处大殿的首座,其座下两旁则是坐了几位道人,分别是那中年男子,酒糟鼻老道,静仪道君,还有一名仙风道骨的白眉老道。

    大殿之中还站着数位钦天监元婴境的真君,  静宁真君,朴华真君,以及那日去寻金灵真人踪迹的宁升真君都是在列。

    青衫道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手中的一卷道经,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

    而那位中年道人则是淡淡地说道:“宁升,你先说说你那日都发现了些什么。”

    宁升真君心头一凛,今天的阵仗可是极其少见,  除了镇守各地的个别返虚境道君,留在太安城的几位道君都是到场,  最主要的是,连云游多年的钦天监天君,天玄大法师都是回到了钦天监内。

    要知道这位天玄大法师常年云游在外,最近一次在钦天监露面还是在二十二年前,本朝天启圣人登基的那日才回来过一次。

    天玄大法师是千年之前的人族大修行者,曾跟随大奉太祖高皇帝一起,为千年前即将山河陆沉的九州人族力挽天倾。

    在将魔族赶回极北冰原之后,更是由大奉太祖高皇帝亲自册封为大奉护国大法师,地位极其崇高,甚至可以与大奉天子圣人平起平坐,千年以来,大奉不少天子都曾跟随这位大法师修行过道法。

    虽然这位天玄大法师从钦天监设立之初,便是几乎从不去管钦天监的任何事情,一直在九州大地云游四方。

    但在钦天监内部,乃至整座大奉,  这位天玄大法师的威望却是丝毫未减。

    最大的原因便是这位天玄大法师是整个人族为数不多的通玄境的大修行者。

    宁升真君先是打了个道门稽首,随后郑重地说道:“禀报道君,  那日我曾奉命带人前去寻找金灵真人的踪迹,  先是在一处山涧之中发现了有人斗法的痕迹,  以我的推断来看,其中一人便是金灵真人无误。”

    “而另一人,大概率是一位精通火法的修道之人。”

    “根据金灵真人的手段,已经那青龙玉印的强度来推断,击杀她的那人,大概率是一位元婴境的真君。”

    中年道人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如何确定此人是一名元婴真君?”

    宁升真君回道:“从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必然不是普通的火法,我也是没能从现场的痕迹中看出什么端倪。”

    “所以我推断,一般的金丹真人,在不曾结婴的情况下,无法参悟这种火法。”

    说到这里,宁升真君也是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一位金丹境真人手持了某种重宝,才将同样手持青龙玉印的金灵真人灭杀。”

    “但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是很高。”

    中年道人点了点头后,继续问道:“你自己认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宁升真君摇了摇头道:“我去的时间太晚,那里的道则尽散,  山涧也是满地疮痍,只能依靠着一些蛛丝马迹来推断这些。”

    中年道人沉思了片刻,  随后淡淡地说道:“有劳你了,那你便先下去吧。”

    宁升真君听闻此言也是松了口气,他再次打了个道门稽首,便是先行告退离开了此处大殿。

    在宁升真君离开大殿之后,如今修为跌落到金丹境的静宁真君顿时无比慌张。

    这次岭南的事,很多事情都是她擅自行动,如今这个阵仗,怕是没办法善了,要知道,这一次钦天监折损了足足有接近十名金丹境道官。

    如此一来,丢失青龙玉印都算是一件小事了,如果按照钦天监的规矩,这次自己怕是要直接被钦天监处死。

    想到这里,她也是无助地看向了自己的师姐,可静仪道君只是双眼紧闭,并没有理会她。

    中年道人则是看向了朴华真君道:“朴华,你详细说说那天发生的全部情况。”

    朴华真君点了点头说道:“那日我本来奉命带着几位道官,前去岭南深处的祖龙秘境找回那卷道经。”

    “但不知为何,静宁道友却是出现在了那里。”

    “在进入秘境之后,有几位道官跟随静宁道友进入了那处行宫。”

    “再之后的事情我便不甚知晓了。”

    随后,朴华真君也是说了一些当日的细节,中年道人便是直接离开了钦天监,返回了奉岭。

    在朴华真君离开之后,大殿之中只剩下了静宁真君以及几位钦天监道君,还有那位正在专心致志看书的天玄大法师。

    此刻,静宁真君的额头已然流下了不少汗珠,几位道君的目光也是落在了她的身上。

    中年道人冷哼一声,语气不善的说道:“静宁,你假借道君法旨取走青龙玉印,在岭南擅自行动,致使多位钦天监金丹道官身死,按照钦天监的规矩…”

    此时,一直闭口不言的静仪真君突然开口说道:“青龙玉印的事情,是我暗中授意她去做的,为此,我会闭关五百年,期间不再过问钦天监的任何事情。”

    “丢失的青龙玉印我会亲自找回来,同时,我会拿出三件法器交给灵宝阁。”

    “还望天君给个机会,让静宁去北境斩魔,若是此行不能斩杀魔族金丹二十以上,我便亲自斩了静宁。”

    说到这里,静仪道君也是朝着坐在首位的天玄大法师深深一拜。

    一旁的酒糟鼻老道突然嗤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三件法器,道友好生阔气!”

    “闭关五百年?要不你直接闭死关,只要你破入通玄,到时候我直接给你端茶倒水怎么样?”

    “要是犯了错都能去北境斩魔,那岂不是道友可以把贫道打死,只需要去北境再杀一个贫道这样的就可以功过相抵了?”

    静仪道君眉头一挑,眼含怒气的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酒糟鼻老道双手拢袖,呵呵一笑道:“贫道可不敢随意妄言一位钦天监道君,也不敢天天指手画脚的指点江山。”

    白眉老道则是笑呵呵的看着争吵的二人,他开口说道:“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二位道友不如去天外大战一场,也让老道我感受感受两位的如何道法高深莫测。”

    中年道人面露无奈之色,钦天监内,酒糟鼻老道的道号为’观景’,与静仪真君一直不对付,常年以来便是针锋相对。

    而那白眉老道也不是什么好鸟,天天巴不得两人打上一场,每次议事都要拱火。

    就在酒糟鼻老道跟静仪真君剑拔弩张的时候,坐在首位的天玄大法师合上了手中经文,他看了眼几人,淡淡地说道:“静宁此次多次触犯钦天监内的规矩,罢黜道官之位,封其修为,下放到蜀州道观讲道百年。”

    静宁真君一听此言便是脸色一变,如今她的修为跌落到了金丹境,若是封尽修为,讲道百年之后怕是已经变为一捧黄土了。

    她先是看向了静仪道君,但后者只是轻叹一声率先说道:“善。”

    静宁真君脸色蜡黄,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最后则是被两名钦天监道官带了下去。

    天玄大法师在静宁真君离开之后,便看了一圈众人继续说道:“都散了吧,不过贫道还有一句话要送给在座的几位,如今北伐之事已经迫在眉睫。”

    “若是还有谁敢在这个节骨眼,来坏了钦天监的规矩,给贫道添堵,让贫道不痛快,那贫道也不介意送你去跟紫慈道友地下相聚。”

    说罢,天玄大法师便是眼神幽幽的扫视着众人,几人顿时心头一凛。

    方才天玄大法师口中的紫慈道友曾经也是钦天监的一位返虚境道君,但屡次犯戒,最后在这太安城中被天玄大法师亲手打杀。

    几人至今还记得那一幕,紫慈道君的千丈法身刚刚出现在天地之中,便被天玄大法师一把抓住头颅,硬生生拖去了天外天。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整个雍州下起了一场灵雨,天玄大法师毫发无伤的回到了钦天监内。

    如今天玄大法师再次说起这件事,众人也是不敢再造次,静仪真君与白眉老道行礼过后,便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大殿,酒糟鼻老道也是紧随其后。

    待得观内只剩下了天玄大法师以及中年道人之后,后者则是说道:“师尊,岭南那位当真会去东海吗?”

    天玄大法师点了点头道:“我跟徐伏一同立誓,答应了那位的条件,作为交换,那位道友会去一趟东海,解决掉那些麻烦。”

    中年道人闻言松了口气,但又是脸带忧色的说道:“师尊,龙虎山一脉愈发的过分了。”

    天玄大法师淡淡地说道:“待我进宫面圣之后,我会亲自去一趟龙虎山。”

    “我倒要看看这位号称一身雷法不输先人的龙虎山大天师道法如何。”

    “若是道法平平,那便随我一道北上。”

    中年道人微微一笑,幸灾乐祸的想道:“一位还未曾通玄的无敌者,当真是把贫道吓得道心崩碎了。”

    …

    林墨阳向东海深处一路狂奔了许久,最终在远离了风暴区域之后,便凝结了一块浮冰坐了上去。

    还好现在的海风是往东南方向吹的,倒是可以暂时一路飘向东海深处。

    借此机会,林墨阳也是渐渐思索起了他从入海之后遭遇的事情,看看有没有跟模拟过程出现太大的出入。

    过了片刻之后,林墨阳在确定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以后,便是准备修行《龙象般若功》。

    如今《大日阳极真经》因为眉心处的七寸黑莲,修行进度陷入了停滞,导致林墨阳不能顺利突破到第三阳,所以平日里他不是修行《龙象般若功》便是研读《手臂录》。

    而林墨阳此刻已经是将《手臂录》烂熟于心,其上记载的枪法已经可以使出十之八九了。

    但大多数枪法只是形似而非神似,林墨阳感觉如今若是想要彻底掌握这些枪法,还是需要一场场的厮杀来提升熟练度。

    既然《手臂录》暂时无法有什么大的突破,林墨阳也开始专心练起了《龙象般若功》。

    在这之前,林墨阳因为知道在模拟中会直接将《龙象般若功》提升到第十重天,所以也就放松了对《龙象般若功》的修炼。

    只见林墨阳盘膝而坐,一身真气不断的在他体内每一寸的血肉中游离,随着林墨阳运转《龙象般若功》的心法,停留在血肉中的真气突然迸发出了一股刚烈的气息,他的血肉宛如在不停的被撕裂随后再重组。

    这种进程没运行一个大周天,林墨阳便可以感受到自身的气力在稳步提高。

    而林墨阳自从《洗髓经》大成之后,甚至可以长期辟谷,因为达到先天极致的五脏六腑都会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生命所需要的能量。

    所以林墨阳完全不需要为了吃的发愁,不过闲来无事的时候,他也会下海捕鱼,毕竟有一些烤海鱼的滋味着实不错。

    就这样在海上漂浮了两天之后,林墨阳终于是见到了进入东海后的第一座海岛。

    这座海岛看上去平平无奇,倒是有一座小山在岛上,如今恰逢冬季,所以岛上树木的叶子也早已枯萎败落。

    林墨阳在见到海岛之后便是一步踏出,落在海面之上便朝着海岛奔去。

    接近海岛之后,林墨阳便是猛然一跃,落在了小岛的沙滩之上。

    林墨阳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再上一次的模拟中,他会在此地待近三十天后才会遇到那名龙虎山修道者。

    沉吟片刻,林墨阳在犹豫是否要再开启一次新的模拟。

    如今他急需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果能提前进入秘境,他不想再浪费时间等待。

    想到这里,林墨阳便不再犹豫,他准备在这一次模拟中试一下,如果他主动离开海岛,能否顺利找到那处秘境。

    如果可以的话,他便直入秘境,再解决掉自己体内的七寸黑莲之后,便找一处幽静的地方苦修。

    届时无需你龙虎山来寻我,我自会登山亲口问清缘由,不过在这之前,且容我枪挑龙虎山,剑斩你山上仙人,再一拳打碎你天师府牌匾。</div>